ҵ| ҵ| ׿Խɼ|

ҵ

  • 苗桂花也不甘示弱,往地上一躺开始撒泼打滚,“我不活了,谁都欺负我们一家子。都是孩子,老三家的是福星,隔天吃一个鸡蛋,我儿子就是饿死鬼托生。一家人当牛做马供大伯家的孩子念书,轮到我儿子了就是浪费银子!我要找人评评理去,这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?这个家一点活路也不给我们留,这日子没法过了……” 但莫名有点可爱是怎么回事? “好好好,你果然是翅膀硬了,你爹和我还活着呢, 你们就敢提分家!”
  • 晏卿还有一个姑姑,比他父亲大两岁,已经出嫁。 之所以没有在最开始就给父母支招,那是因为他一个农村娃,也不可能知道这些事,而且不能在朝夕相处的父母面前太出格。现在他已经进学半年了,时机也差不多了。